迈扎央凯旋门
RSS|
迈扎央凯旋门欢迎您!2010-07-07

联系我们

  • 地 址:缅甸迈扎央凯旋门
  • 电 话:13988220900
  • 传 真:13988220900
  • 邮 箱:1050700099@qq.com

"不与邪恶对抗,缺乏人性的远大视野",夏志清对《红楼梦》的这一评判,让我心中一震。己亥清明,我静静地沉吟在达潇堂里,不禁,又摊开了曹雪芹的《红楼梦》,又播放出王立平的《枉凝眉》,还从书柜里取出了孙温的《红楼绘本》。  

真是喜从天降。旅顺博物馆怎么也没有想到,上海文管会居然给他们送来了一份国宝大礼。1959年,为支持旅顺博物馆建设,上海文物管理委员会奉命调拨藏品。选个什么藏品呢?  

那些字画,名头太大,传承有序,舍不得呀;那些瓷器,精美绝伦,货真价实,不舍得呢;那些青铜重器,鼎立千年,名震青史,更是爱不释手啊!哎,这套藏品怎么样?这是一套画册,宽宽大大厚厚高高的,有二十多册,一大摞,而且每册都是绢包木板作封面,画的是《红楼梦》,共有二百三十幅呢,而且功夫也还老道。嗯,就送这套吧。  

"国宝呀"!时光荏苒,四十五年过去了,2004年,一个特展震动了中国红学界,震动了中国美术界,震动了中国博物馆界!孙温手绘《红楼梦》特展盛大举行。  

旅顺博物馆的这套藏品一经亮相,有如芳华惊艳,并立即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哦,原来,这是一个民间画师的旷世杰作!作者是谁呢?名不见经传。从一款题识中才发现:"七十三老人润斋孙温"。查遍了史料,只是大约知道他是河北丰润人,绘制时间是在清朝同治至光绪年间,整整花费了三十六年。其他的,再也难觅踪影。真是青灯独照,皓首穷经,极尽工微呀!  

1-1Z5221Q55b55.jpg

孙温留下了整整二十四册画稿,山水人物、花卉树木、楼台亭阁、珍禽走兽、舟车轿舆、鬼怪神仙、博古杂项,小说《红楼梦》中写到的这些景致,在画稿中都淋漓纷披。情节之详尽,篇幅之宏大,构图之精美,笔法之细丽,令人叹为观止。  

南国春早。2019年2月22日,我又一次来到深圳雅昌艺术中心。一杯清茶,我和雅昌总监王馨丹女士相对而坐,案桌上,摊开了一本精美的孙温手绘《红楼梦》。雅昌,全球顶级艺术书籍印制企业,孙温手绘红楼梦能够推向世界,他们居功至伟。他们印制的这套画册,早在2004年就荣获了第55届美国印制大奖。  

《红楼梦》的绘本林林总总难计其数,孙温凭什么一枝独秀呢?我谈到了我的浅见:一是他开启了工笔彩绘。之前的《红楼梦》画稿都是采用绣像画单色勾线法,而孙温却极尽铺陈,展开了细致的工笔描画和繁复的色彩渲染;特别是,他选择民间传统的绛红与翠绿为中心色,将人物和环境融为一体,浓丽华茂而不流于矫揉俗艳,赏心悦目而不失于清新典雅。  

二是他探索了焦点透视,孙温的绘画风格传承了宋元中国山水人物画的精髓,特别是,光大了界画的精工细描,同时他又融入了郎士宁等传教士导入的西方焦点透视法,从而使他的画稿更具视觉上的表现力和情感上的穿透力。馨丹听了我的点评,温婉地笑着说,“赞同,赞同!”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满腔惆怅,无限感慨,王立平谱写的《红楼梦》乐曲,总是让我低回徘徊……2018年5月4日,一个美好、浪漫而又略带伤感的夜晚,闽南大剧院,《梦系红楼》音乐会。王立平来了!携带着他为19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谱写的全套乐曲。作为艺享使者代表,我应邀致辞。  

我用纯情丶哀艳、唯美、民族化四个关键词,阐述了我对王立平《红楼》组曲的理解。纯情,每一个音符都闪耀着童心露珠一样晶莹的光辉。哀艳,高楼塌了,宴席散了,满地秋风落叶。唯美,摒弃一切粗俗与浅陋,旋律与意境一切的指向都是含有均衡性与悠久性的美。民族化,音调和曲式徐徐展开的,是一幅山水画或一首田园诗。"你是我的知音呐!”王立平紧紧地与我握手,并为我题词:“红楼在我们心中”。  

小说,绘画,音乐,戏曲,邮票,《红楼梦》在中华文化中是这样的弥天漫地,这意味着什么呢?以历史的目光审视,我以为,这意味着,他以巨大的悲剧意识对接了我们中华传统文化中必须面对的人生观的一种拷问。来自何方,归于何处,因何而来,为何而去?这既是沉重的形而上命题,也是全世界各民族的芸芸众生都难以回避的人生拷问。  

《红楼梦》的答案呢,简而言之就是:“色空”。如同法国戏剧理论家安托南·阿尔托所说的那样,“真正的自由都是阴暗的,而必然与性交混在一起”。也如同王小波正话反说的那样,“活下去的诀窍是保持愚蠢,又不能知道自己有多蠢”。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  

在《红楼梦》中,带有全书纲领性的《好了歌》,作为全书主人公的贾宝玉,都是这种"色空"观念的具体化形象化阐释。巜红楼梦》认为,在“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历史过程中,每一个人,升沉荣辱难以把握,修短贫富难以预料,世态炎凉难以应对,从而只能看空一切、归于退隐、融于寂静,人生不过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的虚幻。呜呼,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这是不光荣的,包括曹雪芹在内!"夏志清一声断喝,犹如空谷足音。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华人教授夏志清的《论中国文学》中,我读到了他的一段文字,可谓振聋发聩,“曹雪芹当然对《红楼梦》中大多少女的遭遇绝对同情,也看到了这些贵族大家庭生活之恐怖,但他只能借用释道观点来看破尘世之空,也等于在理智上否定了他笔下多少青少年男女对生命、对爱情的这种渴望……任何小说家借口看透人生而向恶势力低头,也同样是不光荣的——包括我们敬爱的曹雪芹在内。”  

品读夏志清的文字,对照他同时提到的鲁迅之所以能够“睁了眼看”,我反思了自己在文化上的盲点。我又想起了龙应台1984年从美国留学返回台湾,发现国人对不公不义总是麻木忍受,于是投书《中国时报》,标题简单直接,《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我又深深地咀嚼着夏志清对曹雪芹的批评,“他除了将备受折磨的主人公引向佛道开悟,竟然别无他法,实在叫人不能不恼怒。”  

天风伴我上琼楼,  

淼淼白云眼底游。  

我送烟波入海后,  

清茶半盏对闲愁。  

己亥清明正午时分,又一次翻阅了孙温红楼绘本之后,我独自漫步在厦门云顶山麓。人生怎样才能活得更尊严、更自由、更有创造性呢?我心思浩茫,喃喃地,低吟起了自己半个多月前写下的这首小诗。

标签: 缅甸维加斯娱乐  
返回顶部

企业历史: 企业文化: 品牌价值: TOP